<ins id="z6t72"></ins>

  • <code id="z6t72"></code>
  • <ins id="z6t72"></ins>

    游戲“租號”當心構成不正當競爭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1/12/29 17:06:00

      閱讀提示


      2021年8月,國家新聞出版署下發《關于進一步嚴格管理切實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的通知》規定,網絡游戲企業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實名注冊和登錄的用戶提供游戲服務。然而,一些不良商家竟打起了向未成年人提供“租號”的服務。殊不知,這種“租號”行為不僅違反上述規定,還會構成對游戲版權方的不正當競爭。


      因認為被告湖北省極炫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湖北極炫公司)、湖北省極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湖北極利公司)在其共同運營的“閃電租號”APP上,提供《王者榮耀》游戲賬號的出租服務,長沙七麗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長沙七麗公司)通過其運營的網站為“閃電租號”APP提供分發服務,三公司涉嫌構成不正當競爭,《王者榮耀》運營方騰訊科技(成都)有限公司、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統稱騰訊公司)將三公司訴至法院,并索賠298萬元。


      近日,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人民法院(下稱開福法院)公開審理了該案并作出一審判決,認定三公司涉案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判決湖北極炫公司、湖北極利公司賠償騰訊公司經濟損失及維權支出共計43萬余元,并刊登聲明消除影響。


      判決作出后,雙方均未上訴。目前,該判決已生效。


      發出禁令 保護公共利益


      值得關注的是,在今年9月,開福法院曾依騰訊公司申請,向涉案三公司發出訴前行為保全禁令,責令湖北極炫公司、湖北極利公司立即停止其開發的“閃電租號”APP提供《王者榮耀》游戲賬號的出租平臺服務,責令長沙七麗公司立即停止對“閃電租號”APP進行宣傳、推廣及賬號分發的行為。


      據悉,這是全國法院系統對游戲租號平臺發出的首例禁令。


      在申請中,騰訊公司稱,湖北極炫公司、湖北極利公司及長沙七麗公司違反國家法律和政策規定,非法租賃游戲賬號的行為,導致公眾對騰訊公司開發的《王者榮耀》游戲社會評價降低,損害了騰訊公司的商業信譽,增加了申請人的游戲運營成本,故申請法院進行訴前行為保全,請求裁定三公司立即停止《王者榮耀》游戲賬號的出租平臺服務。


      開福法院依法組織雙方當事人聽證,充分詢問當事人意見,認為騰訊公司申請理由成立。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各游戲企業和平臺應嚴格落實網絡實名制。被申請人通過其運營的租號APP及網站租賃游戲賬號,使未成年人有可能通過租賃游戲賬號的方式登錄《王者榮耀》游戲,從而規避了防沉迷通知,導致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的監管法規形同虛設?;诰W絡傳播范圍廣、傳播速度快的特點,對被申請人的侵權行為如不及時采取保全措施,不僅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長,而且將持續增加對申請人商譽和市場份額的損害。為此,開福法院依法向三被申請人發出行為保全臨時禁令。” 開福法院法官李漫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采訪時表示。


      同時,李漫表示,開福法院依法審慎適用訴前行為保全禁令,確保國家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法律、政策落實落地,既依法保護權利人的正當權益,制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又注重通過個案維護公共利益。


      認定侵權 彰顯價值導向


      在禁令發出后,三公司立即停止了游戲賬號的出租、宣傳、推廣和分發行為,履行了協議的內容。今年10月,開福法院就雙方的不正當競爭糾紛正式予以立案,并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


      在庭審中,騰訊公司請求法院確認三公司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湖北極炫公司、湖北極利公司連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298萬元。


      面對指控,湖北極炫公司、湖北極利公司辯稱,游戲賬號的出租行為僅是短暫轉移賬號的所有權,在行為結束后,賬號恢復至正常狀態,不影響原告對游戲的管理和正常運營;未成年人可以使用租號服務,屬于軟件的漏洞,非被告主觀故意。


      長沙七麗公司則辯稱,其只提供租號APP下載,沒有參與任何經營,從未獲利。


      開福法院經審理認為,網絡實名制與未成年人防沉迷機制是我國互聯網管理的基本政策,對此,網絡安全法、未成年人保護法均有規定。三公司作為互聯網行業的經營者,應當明知《王者榮耀》游戲系原告開發并經營的知名游戲,亦應當明知國家關于游戲賬號實名制以及關于未成年人保護的立法要求。


      湖北極炫公司、湖北極利公司違反法律規定,規避防沉迷通知,導致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的監管法規形同虛設,損害社會公共利益;在明知游戲賬號要求實名制的前提下,仍實施租售賬號的行為,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及商業道德;通過妨害原告經營管理的方式獲得利益,擾亂互聯網行業的市場競爭秩序;損害兩原告和正常游戲用戶的合法權益。長沙七麗公司在其運營的網站上對構成不正當競爭的租號APP進行宣傳、推廣和游戲賬號分發,亦擾亂市場競爭秩序。因此,三公司的行為不僅對騰訊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且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綜上所述,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決。


      在談及該案判決有何典型意義時,李漫向本報表示,該案是基于目前網絡游戲賬號出租現象而產生的一起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件。首先,在該案中,開福法院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對三公司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作出認定,體現了法院保護互聯網行業經營者的合法權益,保護營商環境,積極維護市場競爭秩序的司法立場;其次,該案根據網絡安全法、未成年人保護法,著重考慮對社會公共利益、及未成年人權益保護,積極落實我國關于網絡實名制及未成年人防沉迷的政策,使網絡實名制要求落到實處,引導未成年人安全、合理使用網絡,保護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最后,該判決有利于引導互聯網平臺的經營者,對其經營的平臺進行審慎管理,通過合法經營獲得競爭優勢。(趙瑞科)

     

    (編輯:晏如)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欧美人与禽交ZOZO
    <ins id="z6t72"></ins>

  • <code id="z6t72"></code>
  • <ins id="z6t72"></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