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6t72"></ins>

  • <code id="z6t72"></code>
  • <ins id="z6t72"></ins>

    王珮瑜老生“長”談:京劇其實很好玩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2/2/22 10:08:00


      本期人物:王珮瑜,國家一級演員。2001年獲得《CCTV全國青年京劇演員電視大賽》老生組最佳表演獎,2002年獲得第13屆白玉蘭戲劇獎主角獎,2011年獲得第25屆中國戲劇梅花獎,2013年獲得上海文藝創作和重大文化活動頒獎儀式年度優秀文藝工作者獎,2019年當選為“中國非遺年度人物”。


      在京劇界,提及老生,無人不知“瑜老板”;在社會上,提及京劇,喜愛的人無人不知王珮瑜。本是一個女兒身,卻以一個老生的形象出現在舞臺上,不僅出演眾多劇目,還斬獲諸多獎項,更俘獲眾多粉絲的心。不僅如此,她還擔起傳承京劇這一傳統文化瑰寶的責任,通過多種形式,利用多個渠道講解京劇知識,普及京劇文化,告訴大家:京劇其實很好玩。


      “我一共揮過1641次胡子,在第367次的時候,我有了個綽號——瑜老板。對于我來說,京劇就是天命,既是天命,就要用心守護。”上海京劇院國家一級演員王珮瑜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采訪時如是說。


      巾幗不讓須眉


      王珮瑜工老生,宗余派,師從王思及。24歲時她憑借京劇《問樵鬧府·打棍出箱》獲得第13屆白玉蘭戲劇獎主角獎,33歲獲得第25屆中國戲劇梅花獎。年少成名的她,作為建國以來專業戲校培養的第一位女老生,注定了戲曲之路不會平凡。



      生這個行當,是以男子當道的,如著名的四大須生余叔巖、馬連良等皆為男子。但王珮瑜卻不走尋常路,明明是女嬌娥,卻扮作男兒郎。


      老話說入行要趁早,對于尤其講究童子功的京劇來說更是如此。王珮瑜11歲開蒙學老旦,很快就以一出《釣金龜》獲得江蘇省票友大賽第一名。“有次表演完,遇到余派傳人范石人,老先生就指點說,‘你的條件很好,要是想成角兒,還得唱老生。’成角兒是每個京劇演員的夢想,我也不例外,從此改弦易轍學了老生。”王珮瑜回憶道。


      但是成角兒不易,在建國后梨園行里有條約定俗成的規矩,京劇里但凡男性角色都由男性扮演,女性角色都由女性扮演。王珮瑜憑著天賦和實力,以及對京劇的執著,讓所有評委老師動容,最終她被上海市戲曲學校破格錄取。于是,年僅14歲的她成為一個女老生。


      在進入上海市戲曲學校學習第二年,王珮瑜就遇到了她的伯樂。15歲,王珮瑜第一次見到京劇大師梅蘭芳之子梅葆玖。因為梅葆玖的力推,一個戲校女老生的命運,從此有了另一番景象。


      “那一年,演員程之為紀念父親程君謀,邀請梅葆玥、梅葆玖、尚長榮等京劇名家同臺演出。演出前,受程君謀指點的梅葆玥突然失聲,程之當即邀請我來填梅葆玥的空缺,唱‘開鑼戲’《文昭關》,大軸則是《霸王別姬》,戲中梅葆玖飾虞姬,尚長榮飾楚霸王。”王珮瑜笑著回憶道。


      在與“四大名旦”同臺演出后梅葆玖便拿著王珮瑜的照片,見了同行就說“上海戲校出了個小姑娘,叫王珮瑜,唱得真好。”


      有了梅葆玖的力薦,王珮瑜在梨園快速發展。但是讓梨園行外的人熟悉王珮瑜,還是她在陳凱歌拍攝的電影《梅蘭芳》中為孟小冬配唱。


      “有一天,我接到劇組打來的電話,說‘梅葆玖老師推薦我們來找你,梅先生說當下能給孟小冬配唱,唯有王珮瑜’。錄音那天,我在錄音棚,看到梅葆玖先生進來,捧個大蘋果,正大口吃著。梅先生一見我,放下蘋果,哈哈大笑,‘珮瑜,怎么弄著弄著,就把咱爺倆給拴一起了?’”她愉悅地說道。


      做京劇的傳道者


      京劇雖為國粹,但是隨著文化多元化的發展,京劇變得越來越小眾。在很多人都為傳統文化的沒落而扼腕嘆息的時候,王珮瑜選擇做一個京劇文化的傳道者。


      “我認為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喜歡京劇的人,還有一種就是不知道自己喜歡京劇的人。” 她篤定地說。


      傳道授業,需要講臺。王珮瑜發現,京昆Follow Me是專門輔導觀眾學習京昆的平臺,但因宣傳力度小,學習的人數并不多。于是,王珮瑜主動請纓,來當主教老師。很快,“明星效應”就顯現出來,她順勢推出“王珮瑜京劇明星公開課”。在一節課上,劇場里600多人齊聲高唱《今日痛飲慶功酒》,氣勢恢弘,這一場景讓她印象深刻。王珮瑜欣慰地說:“能讓觀眾因喜歡我而走進劇場,從此迷上京劇,這多有意義!”


      在小試成功后,王珮瑜大膽創新,尋求突破,與相聲大家馬三立之子馬志明、導演馬騫,以及已故評書名家單田芳一起推出“墨殼原態舞臺劇”《烏盆記》。“墨殼原態”的概念,是強調其原汁原味的舞臺呈現。演出時,馬志明先講傳統相聲,然后帶出《烏盆記》,接著單田芳說《烏盆記》評書,最后王珮瑜和馬志明主演的京劇《烏盆記》壓軸登場。戲還是原來的戲,但因組合新穎,老戲就唱出新味來了。這場《烏盆記》被觀眾稱作“跨界合作的慢娛樂”。


      看臺下座無虛席,王珮瑜又一次堅定傳播京劇的自信:“誰說拯救京劇非得排新戲、搞大制作?將傳統京劇整合好了,一樣能吸引觀眾。”于是,趁熱打鐵,他們推出“墨殼丹青”版《趙氏孤兒》。


      為了做好京劇的傳播,王珮瑜不斷嘗試用年輕人喜歡的形式,努力推動京劇的普及。為了讓更多的年輕人關注京劇,她身體力行地推廣京劇,辦京劇講座,成立社團,上B站開直播,開啟付費節目《京劇其實很好玩》。“京劇現在最大的考驗就是‘傳承’,看戲的人越來越少,看戲的和不看戲的群體之間,溝壑越來越寬,而我一直在努力去填平這道溝壑。”王珮瑜說。(文字:李偉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晏如)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欧美人与禽交ZOZO
    <ins id="z6t72"></ins>

  • <code id="z6t72"></code>
  • <ins id="z6t72"></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