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6t72"></ins>

  • <code id="z6t72"></code>
  • <ins id="z6t72"></ins>

    一份合作協議引發的橫向壟斷之爭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2/2/25 11:08:00

      在制造行業,委托商與代加工廠在簽訂合作協議時,往往會約定代加工廠不得擅自跳過委托商同客戶進行直接合作。那么,這樣一份協議構成我國反壟斷法第十三條所規制的分割銷售市場的壟斷協議嗎?


      廣州震雄裝飾工程有限公司(下稱震雄公司)與廣州高思貿易有限公司(下稱高思公司)是合作多年的商業伙伴,震雄公司受高思公司的委托,代加工制作廣告燈箱設備。雙方在簽訂協議《2016保密協議》《2017制造和供應協議》《2018保密協議》(以下統稱涉案協議)時就進行了上述約定。2020年,震雄公司以涉案協議構成橫向壟斷協議為由,將高思公司起訴至法院,請求法院認定涉案協議無效。近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震雄公司關于涉案協議屬于分割銷售市場的橫向壟斷協議而應當無效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目前,該案判決已經生效。


      在業內人士看來,該案所涉及的不競爭條款在委托加工行業內較為常見,該案判決確認了此類條款的效力,即其不會被認定為分割市場的橫向壟斷協議,這不僅能鼓勵更多的委托加工交易,還可以避免不誠信的行為發生。


      昔日伙伴對簿公堂


      高思公司主要從事各種廣告設備的設計和制造,客戶包括麥當勞、肯德基、棒約翰等多家國際知名快餐連鎖品牌。其在完成廣告燈箱設備的設計后,會委托當地的代加工廠加工制作燈箱設備,震雄公司就是高思公司在廣州的一家合作代加工廠。雙方在合作過程中簽署了涉案協議。


      2019年3月,麥當勞工作人員向震雄公司發送郵件,稱根據麥當勞的發展計劃,將針對五大類的麥當勞招牌進行有效期3年的招投標,標的采購額預計過億元,預計在同年5月底完成并發布標書。高思公司在發現該事項后,于2019年4月向震雄公司發送郵件,稱根據雙方簽訂的涉案條款,震雄公司不能跳過高思公司,直接向高思公司的客戶麥當勞進行投標。


      在此情形下,震雄公司將高思公司起訴至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其主要訴訟理由為:雙方經營同類業務,面對高度重合的客戶群體,二者之間具有直接競爭關系,屬于橫向競爭者;具有競爭關系的兩公司之間達成并實施了分割銷售市場的橫向壟斷協議,高思公司要求震雄公司簽署涉案條款是為了確保震雄公司不與其競爭特定客戶,并通過設置違約責任等條款不當提高震雄公司的競爭成本,最終達到獨享某一客戶群體的不法目的;涉案條款的分割銷售市場屬性已嚴重排除、限制了相關市場的競爭,損害了下游客戶的利益,使震雄公司直接失去了同麥當勞公司價值過億元的交易機會。


      對于震雄公司的起訴,高思公司代理人、上海市匯業律師事務所律師潘志成告訴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高思公司在進行委托加工燈箱設備時,會同代加工廠簽署設備制造加工協議,其中有一則不競爭條款就是禁止代加工廠跳過委托方直接向委托方的客戶進行投標,該條款明確列舉了委托方現有的六大客戶。高思公司設置該條款的目的是防止代加工廠不當利用委托方提供的技術信息,不誠信地搶奪委托方的客戶,而這樣的不競爭條款在行業內較為常見。不競爭條款的目的是防止接受技術信息的受托加工商不當利用技術信息、不誠信地搶奪客戶,而壟斷協議是雙方均具有排除限制競爭的目的,合謀去分割市場,因此二者具有本質區別。比如,不競爭條款雙方實質上并不具有合謀限制競爭的合意,而壟斷協議雙方具有這樣的合意。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后作出上述判決,駁回了震雄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何為橫向壟斷協議


      據了解,該案的主要爭議焦點為涉案協議的相關條款是否屬于原告所主張的分割銷售市場的橫向壟斷協議而應當被認定無效,原被告雙方為此進行了激烈辯論。那么,何為橫向壟斷協議?法院作出上述判決的主要依據是什么?


      對此,該案審判長朱文彬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介紹,我國反壟斷法第二章是關于壟斷協議的規定,其中第十三條是關于禁止具有競爭關系的經營者達成橫向壟斷協議的規定,第十四條是關于禁止經營者與交易相對人達成縱向壟斷協議的規定。橫向壟斷協議是指位于商業活動鏈條的同一經濟層面或商業環節的經營者達成排除、限制競爭的協議、決定或者其他協同行為,橫向與縱向區分的關鍵標準在于其是否屬于“位于商業活動鏈條的同一經濟層面或商業環節的經營者”。在反壟斷審查中,應當根據協議主體是否位于商業活動鏈條的同一經濟層面或商業環節來區分訴爭的協議屬于橫向協議還是縱向協議,如果協議主體位于同一經濟層面或同一商業環節,則認為協議主體之間具有橫向關系;如果協議主體位于商業活動鏈條的不同層面或環節,則認為協議主體之間具有縱向關系。


      “在該案中,由于原告明確主張僅以反壟斷法第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作為依據,請求法院認定涉案條款屬于分割銷售市場的橫向壟斷協議。因此,該案首先審查原告與被告是否屬于橫向關系。如果屬于橫向關系,再通過確定相關市場、雙方當事人在市場中所處的地位、雙方的協議內容是否違反反壟斷法等因素來確定涉案協議是否屬于排除、限制競爭的橫向壟斷協議。”朱文彬介紹,鑒于原告與被告在上述協議中所存在的是供應商與買家之間上下游的縱向關系而非橫向關系,涉案條款明顯不屬于橫向壟斷協議,因此,原告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對于該案判決結果,潘志成表示,其對于此類不競爭條款效力,以及對于此類訴訟的舉證責任的認定,都形成了很好的判例規則。具體來說,該案合議庭審查被訴協議是否構成壟斷協議時,并不會根據原告的指控,直接將不具有排除限制競爭效果的舉證責任轉移給被告,而是仍然要先有一個前置步驟,即判斷原告所指控的協議究竟是否是壟斷協議。如果構成壟斷協議,再判斷屬于橫向壟斷協議還是縱向壟斷協議,進而再決定案件是否需要進行舉證責任的轉換以及如何分配舉證責任。


      記者就該訴訟事宜聯系震雄公司,其訴訟代理人婉拒了本報的采訪。(本報記者 姜旭 通訊員 徐曉霞)


    (編輯:晏如)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欧美人与禽交ZOZO
    <ins id="z6t72"></ins>

  • <code id="z6t72"></code>
  • <ins id="z6t72"></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