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6t72"></ins>

  • <code id="z6t72"></code>
  • <ins id="z6t72"></ins>

    主播惹出“禍” 平臺亦擔責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2/4/1 11:15:00

    《瑯琊榜》被擅播,法院認定“虎牙”構成“幫助侵權”

     

      根據海宴同名網絡小說改編的電視劇《瑯琊榜》,自2015年首次播出便受到無數觀眾的喜愛。


      近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二審審結了一起因直播平臺主播擅播《瑯琊榜》而引發的著作權糾紛及不正當競爭案件。法院經審理認定,“虎牙”直播平臺運營方廣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虎牙公司)在應當知曉平臺主播直播《瑯琊榜》的行為存在的情況下,未采取合理有效措施制止,主觀上具有過錯,構成幫助侵權。最終,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維持一審法院判決,即虎牙公司賠償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愛奇藝公司)共計23萬元。


      擅自播劇 平臺被判侵權


      此前,愛奇藝公司發現,“虎牙”直播平臺上有主播在擅自直播電視劇《瑯琊榜》。愛奇藝公司認為,其依法獨占享有《瑯琊榜》在中國境內通過手機、電腦、機頂盒等新媒體終端向公眾傳播的權利;虎牙公司未經許可,通過虎牙直播平臺擅自以直播的形式向公眾提供涉案作品,涉嫌侵犯了愛奇藝公司就涉案作品享有的著作權;同時,前述行為擾亂了行業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涉嫌構成不正當競爭。愛奇藝公司據此將虎牙公司訴至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并索賠500萬元。


      而虎牙公司并不認同愛奇藝公司的觀點,其表示,涉案直播間系第三方網絡用戶開設,虎牙公司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已盡到了合理注意義務,并在收到通知后及時履行了采取必要措施的義務,不應承擔相應責任。此外,虎牙公司表示,涉案主播非平臺簽約主播,僅是注冊主播,與公會簽約,與平臺無關;相關分成僅是直播平臺收取的正常運營服務費。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在案證據,可以證明涉案行為系主播通過虎牙平臺,采用直播的方式將涉案作品呈現給公眾。因該案未有證據證明該主播直播涉案作品已獲得相關授權,故該主播的行為直接侵犯了愛奇藝公司就涉案作品享有的著作權。


      此外,對于平臺是否需要負侵權責任,一審法院認為,虎牙公司在具備合理理由應當知曉涉案主播直播涉案作品的行為存在的情況下,未采取合理有效措施制止涉案行為,主觀上具有過錯,構成幫助侵權,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綜上,一審法院判決虎牙公司賠償愛奇藝公司經濟損失23萬元。該判決作出后,虎牙公司上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最終維持了該判決。


      查明事實 明晰法律責任


      在主播播放的內容侵犯他人版權的情況下,如何認定直播平臺經營者的版權侵權責任是近年來的熱點問題。


      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阮開欣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采訪時表示,該案的一個關鍵特征在于,直播平臺經營者與主播不存在雇傭關系。該案審理中,法院針對無雇傭關系情況下直播平臺經營者的版權侵權責任予以了司法認定,明確了直播平臺經營者作為幫助侵權者的一些過錯因素。


      阮開欣表示,司法實踐中,以往認定侵權的判例中多是直播平臺經營者與主播個人之間存在雇傭關系的情形。如音著協訴斗魚公司案中,斗魚簽約主播馮提莫在直播時播放了歌曲《戀人心》,斗魚公司最終被認定構成侵權。如果直播平臺經營者與主播個人之間存在勞動關系、勞務關系或其他雇傭關系,那么直播平臺作為版權侵權行為的直接主體,其對于主播播放侵權內容的行為承擔替代責任。如果直播平臺作為直接侵權人,那么認定平臺經營者承擔侵權責任無需考慮其是否具有過錯。


      不過,他提出,該案并不屬于上述情形。根據法院查明的事實認定,虎牙公司與涉案主播不存在雇傭關系,其不能作為直接侵權人承擔版權侵權責任。但是,直播平臺經營者為主播提供了技術支持等幫助行為,其在具有過錯的情況下仍需承擔幫助侵權的責任。“因此,直播平臺經營者應當對于主播的侵權行為盡到合理的注意義務,避免出現該案中所認定的相關過錯情形。”阮開欣表示。(趙瑞科)

     

    (編輯:晏如)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欧美人与禽交ZOZO
    <ins id="z6t72"></ins>

  • <code id="z6t72"></code>
  • <ins id="z6t72"></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