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xhiii"></code>

          <code id="xhiii"></code>

        1. 《小南風》被訴抄襲《越過時間擁抱你》,詳情是……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2/4/2 9:11:00

            網絡小說再起抄襲之爭。近日,網絡小說創作者“祖占”在其微博發聲,稱在由作家莊羽首發起的中國華文教育基金會反剽竊基金(下稱“反剽竊基金”)的幫助下,她起訴網絡小說創作者“玖月晞”的《小南風》抄襲其作品《越過時間擁抱你》著作權案正式立案。


            “玖月晞”為晉江文學簽約作者,創作有《少年的你,如此美麗》《親愛的阿基米德》等作品,多部作品被改編為影視劇,在業界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為何突然被指抄襲?更值得關注的是,“反剽竊基金”也公開表示,2021年7月接到“祖占”的援助申請后,出于公允的考慮組建了閱讀比對志愿者團隊,對“祖占”進行了經濟和法律幫扶,后續會及時跟進案件的進展。


            網絡小說抄襲之爭并不少見,如《錦繡未央》抄襲風波曾引發業界高度關注。此次糾紛再起,關于抄襲的界定標準,特別是公益組織自行組織作品抄襲比對,對案件審理、行業規范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引發業界關注。


            引發侵權訴訟


            “祖占”稱,其于2014年底創作完成《越過時間擁抱你》,并于2015初開始在晉江文學網連載。小說連載完結后的當年6月,她與網站簽約。同年10月,《越過時間擁抱你》的實體書出版。


            從2016年2月開始,“祖占”的微博陸續接到網友舉報,稱“玖月晞”于2016年2月開始在晉江文學網連載的《小南風》與《越過時間擁抱你》存在雷同情況。“祖占”表示,她簡單翻閱《小南風》,發現了一個接一個的“巧合”。這事引發很多網友關注,2016年3月,有讀者將《小南風》與《越過時間擁抱你》的相似情節進行整理,做成“調色盤”,投訴至晉江平臺,但該平臺認為“不構成借鑒過度或者抄襲”,駁回了投訴,并表示,如果“祖占”有意維權,站方會依程序配合取證。


            對于這一訴訟,“玖月晞”尚未公開回應。晉江文學相關負責人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通過法律途徑進行維權是件好事,作為平臺方是支持的。他們曾在多個場合發表聲明,希望大家用法律的手段來維權,因為維權的次數越多,就有越多的案例可以參考,抄襲與否的標準才會越明確,文學網站制定的版權管理制度就會更合理。


            “真理越辯越明,讓專家給出分析和結論,對所有人都是一個難得的學習機會。在這個意義上,‘反剽竊基金’幫助維權者邁出第一步,有非常積極的意義。”該負責人表示,自2003年創立以來,晉江文學對平臺的抄襲處理制度進行了多次修訂,每次修訂都是因為制度有空缺或漏洞。此外,單純的文字抄襲較容易判定,而對于情節抄襲的判斷標準模糊。希望通過一個個案例來推進司法認定,明晰情節抄襲判斷標準,進而推動行業規范。“大家都來積極維權,相信網絡文學的明天會更好。”該負責人表示。


            2020年12月,郭敬明就小說《夢里花落知多少》抄襲作家莊羽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公開道歉,并承諾賠償全部相關收益。莊羽提議成立“反剽竊基金”?;鸪闪⒑?,推出“網絡原創文學作者”權益幫扶項目。據了解,截至2022年2月底,“反剽竊基金”收到100多人次的咨詢和求助?;鸱奖硎?,該基金將通過組織志愿者對涉及作品進行比對、撥付款項支付律師費等方式幫助遭侵權作者。此案是“反剽竊基金”幫扶的第一個案例。


            明確抄襲界限


            網絡文學作品抄襲之爭并不少見,因此,抄襲的界定標準備受行業關注。


            在1990年的著作權法中,“抄襲”與“剽竊”系同一概念的不同表達,但2001年修正的著作權法刪除了“抄襲”的概念,所以“抄襲”對應的著作權法律術語是“剽竊”。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副總干事梁飛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剽竊指的是將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竊為己有的行為,所以判斷剽竊與否的標準包括:第一,是否存在未經許可使用他人的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的事實;第二,該使用行為并未指出使用作品的作者身份,這導致公眾產生剽竊人即為剽竊作品作者的誤認。


            在實踐中,剽竊的表現形式分為低級剽竊和高級剽竊。梁飛介紹,從抄襲的形式看,有原封不動或者基本原封不動地復制他人作品的行為,也有經改頭換面后將他人受著作權保護的獨創成份竊為己有的行為,前者在著作權執法領域被稱為低級抄襲,后者被稱為高級抄襲。低級抄襲的認定比較容易,而高級抄襲需經過認真辨別,甚至需經過專家鑒定后方能認定。


            “在后作者對于在先作品具有接觸可能性的情況下,判斷侵權的標準主要在于,在先作品與在后作品的相似部分是否屬于來源于在先作者的獨創性表達。”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副教授阮開欣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文學作品的獨創性元素包括虛擬角色、故事情節、遣詞造句等元素,在比對這些元素的相似部分是否構成獨創性表達時,需要先排除文學作品中的慣用元素,然后根據一般公眾的標準判斷兩部作品是否構成實質性相似。


            推進行業規范


            其實,近年來,網絡文學領域的版權保護意識逐步提升,每每出現抄襲之爭,網友或一些工作室都會自制“調色板”,將爭議作品的內容進行一一比對。在該案中,“反剽竊基金”組織了24名法律專業背景志愿者,從讀者的視角對《越過時間擁抱你》與《小南風》進行閱讀比對。據介紹,這些志愿者一致認為,《小南風》涉嫌抄襲。


            那么,如何看待這種由第三方組織志愿者進行的比對?這對于案件審理能起到怎樣的作用?


            “判斷剽竊是否成立,需要對爭議作品相同之處進行比對,‘調色板’就是一種簡單明了的比對方式。”在梁飛看來,爭議作品是否構成剽竊,有待于法官結合案件證據的事實進行審核認定后方能作出評判,熱心網友制作的“調色板”并不能越俎代庖。但他同時指出,在司法實踐中,熱心網友的“調色板”對于法官認定事實還是極具參考價值的,因為認定剽竊的前提在于確認爭議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而作品實質性相似的受眾標準應當是普通的觀眾、讀者、消費者。眾多熱心網友的“調色板”比對結果也往往與眾多普通受眾的認知、價值取向相一致,這對法官的判斷自然會產生積極的影響。


            阮開欣也表示,公益組織自行組織作品抄襲比對,有利于遏制抄襲并凈化版權市場,值得提倡。“在司法審判中,當事人可以將第三方機構提供的抄襲認定材料作為一般的證據予以提交,這為法院判定侵權事實提供一定的參考。法院也會自行比對作品,是否構成侵權由法院最終決定,當事人提交的相關證據都可能成為法院作出判斷的重要參考。第三方機構的材料以及專業司法鑒定機構提供的材料都需要經過質證,法院會聽取當事人的質證意見后考慮相關材料的證明效力。”他表示。


            具體到這一案件,孰是孰非尚待法院定論。本報將持續關注案件的進展。(本報記者 竇新穎)


          (編輯:田伊慧)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欧美人与禽交ZOZO

        2. <code id="xhiii"></code>

                <code id="xhiii"></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