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xhiii"></code>

          <code id="xhiii"></code>

        1. 瑞幸申請“小鹿茶”商標遇阻!商標“撞車”怎么辦?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2/4/6 10:59:00

          與他人在先商標相同或近似影響商標布局——遇到權利障礙,請求暫緩審理來破局

           

            “瑞幸”申請“小鹿茶”商標遇阻;“小米”在珠寶首飾類商品上布局“小愛同學”商標失利;“五八”申請“58教培”商標被駁……在上述商標駁回復審案件中,駁回的理由均涉及與他人在先商標構成近似的問題。


            眾多案例顯示,為了突破在先權利障礙,一些申請人嘗試運用組合策略,一方面,與在先商標權利人達成共存、轉讓協議,或對在先商標提出撤銷申請、無效宣告請求;另一方面,針對駁回復審決定繼續進行一審、二審甚至再審程序,并在訴訟中請求暫緩審理,等待在先商標權利狀態的改變或者直接消除在先障礙。盡管如此,實踐中依然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在商標駁回復審案件中,暫緩審理能否成為申請人暢通商標注冊之路的“殺手锏”?申請人又該如何靈活取舍、減少不必要的成本?


            商標“撞車”時有發生


            “小鹿茶”是瑞幸咖啡(中國)有限公司(下稱瑞幸公司)旗下的獨立品牌,2019年7月,瑞幸公司發布新品品牌“小鹿茶”,該品牌產品上線后,迅速成為“爆款”。早在產品上線前,瑞幸公司于2019年4月同時在30多個類別上申請了“小鹿茶”“瑞幸小鹿茶”商標,但作為核心類別之一的第43類服務卻不在其中。


            近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針對第40204017號“小鹿茶”商標引發的駁回復審糾紛案作出二審判決,該商標指定使用在第43類服務上,原申請人為北京瑞吉咖啡科技有限公司,申請注冊日為2019年8月7日。2021年1月20日,該商標經核準轉讓至瑞幸公司。


            這件“小鹿茶”商標注冊之路并不順暢,先是2020年3月17日,商標行政機關援引11件在先注冊商標,駁回了該商標在部分指定使用服務上的注冊申請,隨后展開的駁回復審、一審、二審行政訴訟程序中,瑞幸公司的訴求均未能獲得支持。


            瑞幸公司在一系列程序中一再主張,上述“小鹿茶”商標經長期使用已具有較大影響力和較高知名度,而且與其建立了一一對應的關系;部分引證商標因駁回注冊申請等緣由已不構成在先權利障礙;該公司正在通過受讓等方式清除上述“小鹿茶”商標獲準注冊的在先權利障礙,故請求暫緩審理,但截至該案二審審理時,針對瑞幸公司所稱相關在先商標轉讓程序尚未結束,在先權利障礙依舊存在。


            無獨有偶,日前二審有果的一起涉及“小愛同學”商標的案件中,小米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小米公司)也提出了中止審理的訴求。


            2017年7月,小米公司發布旗下首款人工智能音箱,其喚醒詞便是“小愛同學”。在新品發布前,小米公司提交了“小愛同學”商標的注冊申請,2018年6月28日被核準注冊使用在揚聲器音箱等第9類商品上。此后,多個自然人在多個類別上申請注冊了“小愛同學”商標,小米公司這起“小愛同學”商標糾紛案便與以上一位自然人在珠寶首飾等商品上在先注冊的“小愛同學”商標有關。


            2020年5月28日,小米公司提交了第46746738號“小愛同學”商標的注冊申請,指定使用在珠寶首飾等第14類商品上,但因與他人3件在先商標近似而遭駁回。在此后的一審訴訟中,盡管3件在先商標僅剩1件有效,且此件商標已被裁定予以無效宣告,但由于該裁定尚未生效,該在先商標仍為有效注冊商標。直到進入二審程序,小米仍未能提交該在先商標效力發生變化的有效證據。


            相比瑞幸公司、小米公司,北京五八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申請注冊“58教培”商標被駁,但在二審訴訟階段幸運地等到了在先權利障礙的消除,進而為這一商標獲準注冊鋪平了道路。


            靈活變通化解難題


            “在涉及相對理由的駁回復審案件中,很多時候商標近似和商品、服務類似的爭議并不大,所以依靠對在先商標提出撤銷與異議申請、無效宣告請求,或者通過致使在先商標處于變更、轉讓、續展等程序中來克服在先權利障礙的情況比較普遍,實踐中關于‘暫緩’話題的應用也更為企業所關注。”北京集佳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合伙人、商標代理人李兵介紹,從目前的實踐來看,商標行政機關在商標注冊申請的實質審查中,有時會以加入審查意見書的方式,請申請人決定是否請求暫緩審理。


            記者了解到,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21年發布的《商標審查審理指南》第十九章列明了啟動審查意見書這一程序的18種具體情形,其中明確對審查決定有重大影響的在先商標處于變更、轉讓或申請人名義更正程序中,但變更、轉讓或更正決定在該商標注冊申請的法定審查周期內無法作出的,可以發審查意見書告知申請人可以依法提交請求暫緩審查的書面申請。


            “將暫緩這一環節前置到注冊申請的實質審查階段,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后續程序的發生,促進爭議的實質解決,起到節約行政審查資源和申請人獲權成本的效果。”李兵表示。


            “正如《商標審查審理指南》所規定,審查意見書不是商標注冊審查的必經程序,僅在案情復雜,確有必要時啟動。申請人提出的暫緩或中止審理的請求,不一定能得到商標行政機關或法院的支持。”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文俊介紹,是否暫緩審理,商標行政部門和法院一般會考慮中止事由的確定性及所需時間長短等因素,如果等待事由確定且等候時間不長,實踐中一般傾向于支持中止審理。


            “如果申請人已經通過諸多程序,耗費很多資源為清除在先權利障礙而努力,再考慮通常駁回決定中援引的在先商標并非窮盡,重新申請注冊會面臨較大風險,同時企業業可接受訴訟成本的前提下,建議企業繼續走后續程序,直到消除在先權利障礙。而針對申請商標本身具有較強顯著性,再次對申請商標近似性進行檢索發現重新申請注冊的風險較小,而且對后續訴訟成本壓力較大的申請人,則不建議繼續等待在先商標狀態的改變。”李兵表示。


            王文俊建議,企業要靈活變通,可以通過交換交易等方式解決問題,有時堅持通過程序解決,成本可能更高。如“小鹿茶”商標案,既然已經達成轉讓意向,則可以通過注銷在先商標的方式來解決,節約時間和金錢成本,消除在先權利障礙。(本報實習記者 王晶)

           

          (編輯:晏如)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欧美人与禽交ZOZO

        2. <code id="xhiii"></code>

                <code id="xhiii"></code>